English日本語

网站首页

资讯

经贸

文化

上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天使妈妈”:每个孩子都值得被温柔以待
2018-02-06 12:5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琼

  

  (本图由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提供)

  “亲爱宝贝,乖乖要入睡,我是你最温暖的安慰……”一首摇篮曲,唱出千千万万父母对孩子割舍不断的爱。宝贝开心,最欣慰的是父母;宝贝不开心,最心痛的也是父母。

  我们身边有许多父母是幸运的,但在中国的广东、广西、福建等贫困地区,在尼泊尔、柬埔寨,在全球各地,有一群“千万宝贝”的父母,因无力支付孩子高达10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不得不饱受伤心绝望的折磨,眼看自己的宝贝等待死亡。这些患有地中海贫血的孩子,也叫“地贫患儿”,他们对生命的呼唤仿佛打动了天使,于是,一群“天使妈妈”开始帮助这些身处病痛中的儿童,改变他们不幸的命运,这背后的力量来源于一个民间组织——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天使妈妈”)。

  从受到授,母爱无国界

  除了救助地贫患儿,天使妈妈的主要救助项目还包括“新肝宝贝计划(儿童器官移植)”、“烙印天使项目”、“限量天使项目”、“21885(贫困患儿紧急救助热线)”等。

  天使妈妈创立之初由于规模较小,更多依靠的是来自于美国等全球各地的先进医疗技术,开展了海外中国儿童援助基金会、中美烧伤合作等国际交流,如今,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天使妈妈认为,“孩子无国界,妈妈无国界,医疗无国界”。推动世界的手,是摇摇篮的手。作为一家公益机构,不仅应在国内承担社会责任,还要有全球社会责任。

  据基金会理事长黄惠介绍,目前,全球前三大的儿童肝移植中心都在中国,在接受过儿童肝移植手术的全国孩子中,有50%是天使妈妈基金会资助的,全球前三大儿童肝移植的发展,也推动了中国在全球肝移植医疗技术上的进步至少五年。她说道:“在中国,为一个孩子进行肝移植只要10万元人民币,但在美国,一个儿童肝移植需要270万美金,这是巨大的差距。如今,世界上很多肝移植医生都来中国进修,这也为我们对外合作交流提供了科技基础。”

  

  图片说明:1月7日,黄惠在“迈向新时代的民间外交研讨会”上发言(本图由上海市友协提供)

  2017年11月,天使妈妈前往希腊,与希腊华侨华人妇女会共同举办慈善座谈会,交流慈善公益活动心得及探讨在希腊开展救助贫困、伤疾妇女儿童项目的合作空间。在希腊期间,天使妈妈又在地中海贫血高发地带的一带一路呼唤爱,联合世界地中海贫血联盟(TIF)发起“一带一路地中海贫血联盟”倡议,获得了巴基斯坦、尼泊尔、英国、美国、斯里兰卡、希腊、塞浦路斯等10多个国家的积极响应。最令黄惠印象深刻的是,在前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调研时,尽管当地的地贫儿童看病免费,但由于医院医疗技术的缺乏,仍旧无法为他们进行骨髓移植根治疾病。对此,黄惠坚定地表示:“未来,我们也希望通过‘一带一路地中海贫血联盟’,向这些地区进行医疗技术输出,完善当地的医疗资源和体系,真正让当地人受惠,解决当地人生存发展的问题。”

  

  图片说明:2017年11月,天使妈妈在希腊发起“一带一路地中海贫血联盟”(本图由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提供)

  爱,不言弃。救治一个是一个!

  天使妈妈的成立,源于一份母爱的初心。2005年,初为人母的黄惠、邱莉莉和沈利在BBS论坛上看到一群看不起病的孩子在求助,从未谋面的她们觉得必须救救这些孩子,于是,“母爱泛滥的”三位新妈妈组成了志愿者团体,并从线上走到线下,于2013年正式成立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目前,邱莉莉和沈利全职负责团队运营和组织,黄惠还兼任一家基金管理公司的督察长,为筹集医疗资金四处奔走。

  在中国,每年有10万个孩子被父母遗弃,其中大多是病患儿童。而贫困地儿童的死亡率是大城市的9倍之多。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活泼可爱,但眼睁睁看着他们等待死亡或落下残疾,这对于母亲来说,是接受不了的。“我们一直做的一件事,就是帮助看不起病的孩子,尤其是患大病的孩子。”提起儿童大病,家长都免不了“闻病色变”。但黄惠说:“孩子的生命权更重要,哪怕他有病,也要治。我们顶住了压力,救治一个是一个!”

  天使妈妈纯属民间组织,没有明星,没有政府背景,也没有特别的名人、官员。多年来,基金会一直活跃在儿童大病救助领域,不仅积极开展贫困患儿大病救助,还多次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商议儿童大病救助两会提案,为大病儿童发声。

  随着基金会的日趋成熟,天使妈妈的团队也在不断扩大,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以爱为名加入这一组织,不仅有妈妈,还包括医护人员、志愿者,甚至出现了天使爸爸、天使爷爷、天使奶奶。除了在北京,天使妈妈还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天使妈妈汇”:在西藏,有“雪域天使妈妈”,在上海,有“天使宝贝”专项基金……天使的爱,无处不在。

  

  图片说明:在西藏,“雪域天使妈妈”在行动(本图由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提供)

  2008和2012年,天使妈妈两次获得“中华慈善奖”,这是中国民间慈善公益领域的最高奖项,黄惠十分激动地说:“我们这样的民间草根组织,为什么还能得到中国最顶级、最高的奖项?就是因为我们来自于民间,做的都是小事实事,一些政府也很想做,但是因为国家太大了,还没有覆盖到,我们从小的地方着眼,找了弱势群体——贫困家庭的大病儿童,这也是一种精准扶贫。”

  黄惠还告诉我们,未来,天使妈妈的全球化和国际化势在必行,“我们一定要走出去,尼泊尔、巴基斯坦等各种地方的孩子都要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