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

网站首页

资讯

经贸

文化

上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合作交流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与中东的经济合作
2018-02-02 10:52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与中东的经济合作

  一、中国与中东国家经济合作现状

  中东地区连接亚非欧三大洲,扼东西半球交通要冲,连接欧亚大陆东西两端运输网,位于“一带一路”交汇点。中东被誉为“世界油库”,已探明石油储量占世界一半以上,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左右。伊朗、伊拉克、以色列、土耳其、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卡塔尔、沙特、巴林、叙利亚、巴勒斯坦、阿联酋和埃及等15个中东国家和地区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目前中国和中东国家在国际贸易、直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人民币跨境使用等领域建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关系,主要呈现四大特点。

  第一,经贸往来频繁,互补性强。

  自古以来,中国与中东地区就通过“丝绸之路”保持着密切的经贸往来。近年来,随着中国全方位外交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实施,中国与中东国家在经济、文化、科技、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签订了多项协议,双边经贸合作步伐不断加快。

  在贸易规模上,目前中国不仅是伊朗的最大贸易伙伴和土耳其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同时也是9个阿拉伯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和整个阿拉伯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及重要的原油出口市场。中国与中东国家双方经贸合作互补性强。其中,沙特是中国在中东最大的贸易伙伴。2014年中沙贸易额达691.1亿美元,占中国贸易总额的1.6%。阿曼、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和巴林等其他海合会国家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也日益密切(见表1)。在进口商品结构上,中国从中东地区主要进口原油等初级大宗商品。2014年,中国从中东进口原油1.48亿吨,占原油进口总量的48%。得益于低油价,中国加大从中东地区进口原油数量,2015年前11个月,中国从中东进口原油数量达到1.54亿吨,占比升至50.8%。中国海关数据表明,在中国十大原油进口国中,中东国家占了6个,即沙特、阿曼、伊拉克、伊朗、阿联酋和科威特,中国对中东能源有着明显的依赖性。在出口商品结构上,中东地区工业基础薄弱,产业结构畸形现象突出,除能源及其相关产业发展较好之外,工业和其他产业发展普遍较弱。中国对中东国家出口商品以工业制成品为主,机电产品、医疗器材、计算机、轻纺产品、五金工具、家电产品、玩具、工艺品等在中东地区拥有较大市场。

  中国从中东地区进口原油规模较大,导致中国与中东原油出口国之间往往存在较大的贸易逆差,如2014年中国对沙特和阿曼的贸易逆差均超过200亿美元,占两国贸易盈余比重较大,中国对原油的巨大需求量成为影响中东地区外贸收入的重要因素。当前,国际原油现货价格在30美元左右,而中东石油出口国2015年国际收支平衡油价和财政收支平衡油价平均为102美元和87美元,油价长期处于低位将导致中东双赤字现象难以缓解。在此背景下,中东石油输出国期待中国扩大原油进口以支撑油价,从而进一步强化了中国与中东国家经贸往来的密切程度和互补关系。

  第二,中国与中东国家相互投资渐趋活跃。

  与贸易规模相比,中国对中东国家的直接投资额相对较少。2014年中国对中东各国投资合计约为20.8亿美元。阿联酋、伊朗、沙特等石油输出国成为中国主要投资目的地。中国对中东的投资主要集中在石油、天然气和矿产等领域,大型国企是投资主力军,如2014年,中国电建投资13亿美元在沙特兴建燃气增压站(Master Gas System,简称MGS)项目;2015年,中石油工程建设公司在阿联酋投资3.3亿美元开发曼德油田。中国企业在中东的投资主要是资源获取型,目的是获取安全和可靠的油气资源。随着中国对外能源依存度的提高,中东国家的原油出口对中国经济稳定的重要性也在持续提升,中资企业在中东地区的投资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东国家开始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力度。中东产油国通过出口石油积累了大量石油美元,但本国落后的工业和容量相对较小的经济规模,使得这些石油美元在国内的使用十分有限,不得不依靠海外投资实现保值升值,进而使石油美元成为全球长期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但长期以来,中东国家的主要投资目的地是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流入中国的资金量相对较小,且投资领域有限,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领域。中国经济长期保持高速发展,投资回报率较高,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符合中东地区现实需求和利益,得到中东国家的积极响应,并纷纷加大对华直接投资规模和力度,投资领域从原先的基础设施领域扩展至能源、金融、地产、酒店等领域,标志着中东国家对华投资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第三,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升温。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基础设施建设已成为中国与中东国家合作的重要领域。基础设施建设对中东地区经济发展可发挥重要的拉动作用,有助于打破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推进区域间贸易与投资发展,且具有较高的乘数外溢效应。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指出,整个中东地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支出仅占其GDP总量的5%,在中国这一比例已高达15%,全球平均水平约10%;报告还称,全球基建项目投资回报率在5%~25%区间,对拉动就业具有明显成效,在海合会地区,每10亿美元的基建投资将创造2.6万个就业岗位,而在伊拉克等发展中的产油国与约旦等石油进口国,同样10亿美元的基建投资将分别创造4万个和10万个就业岗位。

  然而,中东地区常年遭受战乱和政治冲突的威胁,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交通运输、油气管道和港口建设已无法满足当地经济发展的需要,拖累了经济复苏势头。阿拉伯战略论坛预测,“阿拉伯之春”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8,337亿美元,有关国家基础设施重建需投入4,610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规模庞大,流动性差,回报周期较长,商业资金难以完全有效匹配。目前,中东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主要来自公共部门,在低油价背景下中东国家财政金融体系普遍薄弱,政府权威性和掌控力不足,难以组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见表2)。

  中国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牵头成立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目的是帮助沿线国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亚投行和丝路基金投资方向为具有战略意义的中长期项目,投资领域包括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2014年11月,中国与卡塔尔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将扩大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领域,特别是交通、路桥、铁路、电信等方面的互利合作。在中东地区中国企业还承建过卡塔尔东西走廊、岸桥场桥、梅塞伊德天然气工业园等基建项目,在沙特承建过麦加轻轨铁路等交通建设项目,具有技术和成本竞争力,双方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良好的经济收益。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沙特、埃及和伊朗期间,中国与三国先后签署了52项合作协议,涵盖交通、能源、通信等多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提升了中国与中东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层次。访问期间,中方促成沙特延布大型石化炼厂正式启动投产,未来沙特也将加大对华投资规模,增强中沙在石油化工领域的合作。

  第四,政府合作机制推动人民币本地结算。

  为便利跨境贸易结算和双边经济合作,中国政府于2009年开始致力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中东国家是中国重要的经贸伙伴,在政府合作机制的推动下,该地区的人民币跨境使用、产品创新和离岸清算中心建设近年来发展迅速。2012年和2014年,为更好地为拉动双边贸易提供保障,中国先后与阿联酋和卡塔尔两国签署了等值35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2015年,中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建立人民币清算中心,以进一步推动人民币贸易投资便利化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发展。多哈人民币清算中心开放交易后,卡塔尔凭借自身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及其在货币清算、贸易金融、资产与财富管理和资金服务等领域开展专业商业交易的能力,在满足中东与非洲客户人民币需求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15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试点地区扩大到阿联酋,投资额度达500亿元人民币,中国人民银行还与阿联酋中央银行签署了在阿联酋推进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双方还续签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维持350亿元人民币/200亿阿联酋迪拉姆不变。这些措施标志着中国和中东地区的金融合作正在稳步推进,有利于区域内的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进一步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便利化。

  二、中国与中东经济合作面临的机遇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东地区的实施将为中国与中东国家经济合作带来诸多利好。

  第一,贸易结构互补性强有利于中国向中东出口机械产品和从中东进口石油。

  中东地区与中国在经济上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中东是中国对外经贸合作发展潜力较大的地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和实施以来,中国与中东国家的贸易合作进入“快车道”,许多中东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表示愿意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当前国际油价仍在低位徘徊,制裁解除后的伊朗重返国际石油市场无疑将加剧当前供过于求的局面,但也为中国增加战略石油储备提供了机遇。除了石油,中东国家还向中国出口大量石化产品、金属制品、矿石及其他自然资源类初级产品,“一带一路”倡议将拉动这类产品的对华出口。当前,中国可加大机械、纺织品等产品对中东的出口,将机械设备、电子电气产品、运输工具、钢铁制品、轻工产品等作为中国向中东地区出口的重点产业,以对外直接投资方式输出产能,确保市场份额和长线产能在中东地区的发展,实现双方优势产业、优质资源、优良市场的对接(见表3)。

  第二,产业链具有互补性,具体表现为中东在资源勘探、开采等上游产业具有优势,中国在加工、冶炼、运输等下游产业具有优势。

  中东国家在资源勘探和开采等上游产业积累了丰富经验,体系比较成熟,产业链条完整。在当前国际油价低位运行时期,上游产业发展和项目投资受限,下游产业相对而言具有成本优势。资源出口国普遍倾向于发展下游加工、炼化产业,如沙特的主要石化生产商目前正实施多元化战略,采取业务收购、兼并、设立新厂等多种措施,积极向产业链下游拓展。

  中国劳动力素质相对较高,人力、资本充裕,技术水平相对先进,在加工、冶炼等下游石化行业具有比较优势,中石化、中石油等公司在石化行业已达到国际水准。中国和中东地区可实现优势互补,分工合作,发挥各自比较优势,深化全产业链合作。今后,中国石油公司对中东地区投资要实现上下游兼顾,超越投资上游油气资源领域的传统思维,更多向炼油生产、管道建设、成品油运输及销售等下游环节拓展。

  第三,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东可承接中国优势富余产能。

  在产能过剩的大环境下,中国希望通过对外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实现钢铁、水泥等优势富余产能的输出。在国际低油价的背景下,中东产油国希望加快推进经济多元化,实现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升级改造,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因此,中国与中东具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双方在加强基建领域的合作上具有共同意愿。

  中东国家大多属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公路里程、人均铁路里程等指标均远低于发达国家,很多国家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的起步或加速阶段,对能源、通信、交通等基础设施需求量大。以海湾国家为例,阿联酋迪拜将举办2020年世博会,预计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的总投资达183亿美元,迪拜交通、通讯、建筑类项目对外承包量将大幅增长;卡塔尔将举办2022年世界杯,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将超过2,050亿美元;沙特政府计划在2013年至2023年投资450亿美元建设全国铁路网,包括沙特大陆桥连线、南北线等6条铁路干线;伊朗遭受多年的经济制裁,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民生凋敝,伊核谈判全面协议的达成将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巨大的发展机遇,而制裁期间伊朗大量油井弃用,需要吸引外资以恢复产能投资,市场预测伊朗原油行业投资规模约为2,300亿美元。

  中东国家存在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同时也面临有限公共财政资源的制约。社会资本投资热情和参与度不高,成为中东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制约因素。在此背景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当地国家提供了建设思路和方向,即通过加强国际金融合作,创新融资模式,改变依赖财政拨款的传统观念,以争取在中东地区推进一批兼具社会和经济效益的项目来推动当地经济增长。中国建筑、中工国际、中国铁建、中材国际、中国港湾、中国水电等中资企业在该领域可发挥巨大潜能。

  第四,加强科技合作是未来中国提升与中东合作层次的重要路径,中国可推进与以色列高新技术产业的对接。

  高新技术产业具有高附加值、高生产效率和高技术密集度等特点,具有较强的经济外溢性,能够驱动产业结构朝高级化方向发展。与油气资源丰富的阿拉伯国家不同,以色列的能源、矿产资源并不丰富,但高新技术产业处于世界前列。2013年以色列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制造业出口比重达15.6%,远高于石油输出国1%~2%的比重。这主要得益于以色列的高科技水平、高素质劳动力以及以政府对工业研发、技术创新型领域的外企投资鼓励。中资企业可加大对以色列高新技术产业的投资,设立研发中心,将两国经贸合作由单纯贸易往来,向新兴产业、新兴领域、技术合作、共同研发、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等更高层次发展。

  第五,石油人民币在“大宗商品定价权之争”下的合作机会。

  石油人民币是相对于石油美元而言的。石油美元是指20世纪70年代中期石油输出国由于石油价格大幅提高后增加的石油收入,在扣除用于发展本国经济和国内其他支出后的盈余资金。在现代金融界,石油又有“金融边缘产品”和“准金融产品”之称。因此,石油对于一国经济的增长或发展而言,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鲜明的金融特质。用外汇储备可近似衡量石油美元,2014年中东9个主要产油国外汇储备量达13,187亿美元。由于石油在国际市场上以美元计价结算,在强美元周期下,油价持续低迷,石油美元流动性开始收缩。2015年以来,沙特等石油出口国主权财富基金开始大规模赎回资金,以满足本国财政或债务的资金需求,加剧了国际股市和汇市的动荡局势。据高盛公司2015年6月测算,油价新“均衡”可能导致石油美元每月净减少240亿美元,到2018年将累计减少9,000亿美元,这将对中东国家流动性和外汇收入构成巨大挑战。

  在此背景下,中东石油输出国逐渐意识到在出口石油时采取单一货币结算的弊端,开始尝试在同中国开展石油贸易时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与美元相比,采取人民币结算具有几大优势:一是人民币汇率与石油价格并不直接挂钩,不存在明显的反向关系,中东国家可根据人民币汇率变化和国际供求情况,自主决定价格;二是人民币币值相对稳定,从长周期来看,人民币处于升值周期,是很好的保值币种;三是中国经济增速相对较高,经济增长潜力较大,中东国家可通过人民币回流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红利。目前,中国已与卡塔尔签署本币互换协议,建立人民币清算银行,卡塔尔投资局将成立100亿美元基金投资中国。随着卡塔尔对中国投资的增加,人民币需求将相应增加,卡塔尔一方面将通过出口石油、液化天然气等产品获取人民币,另一方面会促使其他中东国家逐步使用人民币结算石油,并到卡塔尔的多哈人民币结算中心交易。

  第六,中国与中东国家深化合作将为双方政府、市场、金融机构全方位、多层次金融合作提供更多机遇。

  中国在加强与中东国家经贸往来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推动双边金融合作向纵深发展,实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目标。中国与中东国家要实现这一目标,不能仅依靠政府推动,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和人民币清算机制的建立只是基础性的金融合作平台,金融合作要落到实处,还需要金融机构和市场主体的积极参与。在超低油价的冲击下,“一带一路”沿线中东国家资金缺口加大,石油美元收紧威胁中东国家流动性和外汇收入,海湾产油国财政压力高企。沙特等石油出口国主权财富基金已经开始大规模赎回资金,满足本国财政和债务需求,这为中国和中东地区的金融合作提供了机遇。中资金融机构可以通过购买国债、提供中长期贷款等方式,填补中东地区国家的融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