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

网站首页

资讯

经贸

文化

上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

"战斗民族"暖萌娃!缘起快乐舞步的中俄情
2017-08-31 12:29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佳烨

  

  快乐儿童舞蹈团在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音乐角演出(摄影:唐淳)

  立体的五官、统一的服装,还有舞蹈演员“标配”的大长腿……29位俄罗斯少年一进大堂就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排成两排,安静地步入餐厅,在带队老师的指引下,一对一或二对二地入座,得令后一齐开吃。这军事化的作风颇显“战斗民族”风范……而就餐后的一幕更让人眼前一亮:少年们集体起立,面向服务员,整整齐齐地用汉语说:“谢谢!”瞬间被暖到。

  这就是今年夏天来沪访问的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快乐儿童舞蹈团。他们用精湛的民族歌舞、甜美的微笑和可爱的对话告诉你,“战斗民族”也可以这么萌、这么暖!

  这个代表团由34人组成,他们是优雅和蔼的会长卓雅奶奶,4位指导老师,以及29位9到15岁的俄罗斯“小仙女”、“小萌娃”。

  

  

  快乐儿童舞蹈团在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音乐角演出(摄影:唐淳)

  在上海访问期间,小演员们在人民广场地铁站音乐角、中福会养老院、上海国际青少年互动营闭营式上献上三场演出。其中,既有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也有传统的少女竞技舞,动感的踢踏舞,以及萌力十足的少儿歌舞。

  事实上,这是快乐儿童舞蹈团第五次来上海了。2004年,他们首度来沪,参加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从那时起,一座美好的中俄友谊之桥在孩子们的舞步中搭建起来。

  “战斗民族”的暖心萌娃

  相比前四次,此次来访团成员的平均年龄最小,不少人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出访。在几天的接触中,他们集“战斗力”、暖心和萌于一体的特质令人印象深刻。

  虽然年纪小、个子小,小朋友们丝毫不娇气。演出中需要穿戴的多套民族服饰、道具都由他们自己随身携带。最小的孩子身高不到1米4,那一大包物品将近他们的身高了。

  

  一早出发去青浦的孩子们(摄影:王佳烨)

  舞蹈团这次在上海的首场演出位于青浦的中福会养老院。今年夏天,上海特别热,这对习惯了凉爽气候的俄罗斯小朋友是个考验。当天的演出面向老人,空调温度调得很高,而小朋友穿着的民族服装很是厚重,加上又蹦又跳,几支舞蹈后,他们已是汗如雨下,个别出现了中暑的迹象。

  而此时,我们看到的不是“趴下”和“无精打采”,而是老师把小朋友带到一旁,喝水、喷洒,坚定有力的加油打气……休息片刻,孩子们再度上场,微笑、旋转、跳跃,“战斗力”重回满格。

  演出现场座无虚席,有的老人一大早就慕名赶来,其中不乏俄罗斯文学艺术的爱好者。每支舞蹈结束,都能响起老人们热烈的掌声,不少人边看边拍,记录下孩子们的精彩表现。

  

  快乐儿童舞蹈团在中福会养老院演出(摄影:李舒)

  “非常开心!非常亲切!孩子们很有爱心,冒酷暑到我们这里来演出。他们精神饱满,舞艺精湛!”87岁的张爷爷对俄罗斯小演员赞赏有加,“我们的青年时代就是在前苏联歌舞、电影、小说中成长起来的,看到这些小朋友,就想到我们的青年时代。”张爷爷说,当前中俄关系非常友好,两国伟大的友谊从上一代延续至今,这些小朋友就是中俄友谊的未来。

  87岁的隋军联奶奶曾在第六机械工业部第九设计研究院工作。五六十年代,多位俄罗斯船舶专家到他们单位提供技术指导。回忆起当年的场景,隋奶奶说,“我们那时都要学俄语呢。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还邀请俄罗斯专家来回访,他们看到中国发展速度那么快都非常感慨。”

  演出结束后,小萌娃们还为养老院的爷爷奶奶们送上俄罗斯糖果和手工艺品。生命的青春与夕阳在歌舞中相融,友谊跨越了国界、年龄。

  事实上,快乐儿童舞蹈团这些年的上海之行中,多次赴养老院、儿童福利院等福利机构演出。爱心、友善、宽容,这些中俄共同珍视的价值观,在一届又一届舞蹈团小朋友的演出中继承和发展。

  缘起“快乐”的友谊使者

  俄罗斯快乐儿童舞蹈团是1978年在哈巴罗夫斯克市第12中学的基础上成立的。几十个对舞蹈有着共同追求的孩子们成为了该团第一批演员。那时,舞蹈团还没有名字,后来,由于它的表演能给观众带来快乐,就被称为快乐舞蹈团。舞蹈团创始人、常任艺术指导——罗曼诺娃?波利纳利娅?普洛克比耶夫娜是俄罗斯功勋文化工作者。

  1992年,舞蹈团成为哈巴罗夫斯克对外友好协会联盟成员,多次参加不同类型的国内、国际艺术节,并在很多著名赛事中获奖。2004、2007、2011、2014年,快乐儿童舞蹈团连续来沪参加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

  作为“儿童外交”品牌,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为外国儿童“走进来”、中国儿童“走出去”搭建平台。除了文艺演出,中外少年在此还参加了诸如儿童论坛等各种交流活动。

  

  

  快乐儿童舞蹈团在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音乐角演出(摄影:唐淳)

  

  快乐儿童舞蹈团在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音乐角演出后合影(摄影:王佳烨)

  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是快乐儿童舞蹈团来沪访问的邀请方。上海市友协的工作人员从2004年起多次接待他们。其中,2007年来访团团长尼娜·弗明娜令他们记忆深刻。

  那时,中外青少年在少年宫做游戏,奔波操劳了几天的尼娜终于有机会坐下来和大家聊聊天。尼娜有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睛。她以前是一位律师,标准的职业女性风格,爽朗干练。后来,尼娜参加了哈巴罗夫斯克对外友协工作。尼娜说,在哈巴罗夫斯克对外友协工作的许多人都是兼职的,但都非常用心,乐此不彼。尼娜带领的代表团以纪律严明、活泼欢快,给大家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

  然而,在代表团离沪后的某一天,上海市友协意外收到哈对外友协发来的一个令人扼腕痛惜的消息:尼娜因病去世了。原来,在来沪前,她就被检查出患了恶疾,但仍以坚强的毅力完成了上海之行,将其最后的生命之火投入中俄民间友好交往之中。

  舞步进阶中俄情缘

  始于舞蹈,而不止于此。上海之行在舞蹈团孩子心中播下了中国情、上海缘。学中文、来上海发展,成为不少俄罗斯孩子的“中国梦”,中俄民间友好情缘也在彼此的交流中不断深入。

  有着圆圆脸的小男孩瓦金今年10岁,个性活泼开朗,他陪临时落单的小伙伴聊天,拉着翻译姐姐问这问那,被大家笑称为“暖男”一枚。

  有意思的是,对不会俄语的工作人员,他和小伙伴们也是颇有办法:“借”对方的手机,语音输入俄语,通过在线翻译软件来交流。

  瓦金(右)和队友巴特(摄影:王佳烨)

  在上海期间,瓦金和队员们参加了三场演出,其中,在上海国际青少年互动友谊营闭营式上,他们与其他22国少年同台演出,此外,他们还走访了诸如上海科技馆、东方明珠等沪上地标,这些都让瓦金感到开心又新奇。“上海的天空很美,街道很整洁,人们特别热情,还有很多高科技的场馆、很多国际化的活动,我希望以后能多来上海”,瓦金说。

  “对了,下次来上海,我能去你家做客吗?”瓦金闪着大眼睛问上海市友协的老师。

  快乐舞蹈团的萌娃(摄影:王佳烨)

  

  快乐儿童舞蹈团在人民广场地铁站音乐角的演出吸引了众多中外观众(摄影:王佳烨)

  本次代表团成员之一、笑容甜美的塔妮亚学习舞蹈已有7年,两年前她开始学习中文。“你好!”对着镜头,塔妮亚略显羞涩,“我很喜欢上海,希望上海的朋友也到我们那里去”。

  实现互访、加强交流也是本次代表团团长、哈巴罗夫斯克对外友好协会会长卓雅女士的心愿。如同她的名字,卓雅女士优雅和蔼,气质卓群。她早年学习舞蹈和体操,曾经是一位工程师,后来受邀担任哈友协会长。“快乐儿童舞蹈团来上海已有多次,我们非常期待上海的舞蹈团来俄罗斯交流。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愿友好的种子在他们身上萌芽,愿中俄友谊代代相传!”